2019-09-24
小说:天长地久 蓓蓓对吴洪安产生懵懂的爱

“把自己年轻、漂亮的妻子离了,捡一个有可能永久瘫在床上的女人回来,这吴老板是不是发神经啊??”吴洪安的手下,包括熟悉他的人都说他吴洪安是个大傻瓜,脑子进水了。

他的工人一个个盯着他发呆,都很是不解。

吴洪安认为:做人最基本的是要讲良心。如果秀芬出事后他一概不管,不仅仅会遭受道德谴责,他这辈子都会在愧疚和不安中煎熬度日。他把秀芬接到身边,虽然她不可能成为妻子,但只要每天能把她照顾好,随时都有希望醒过来,甚至站起来。

这时候,吴洪安姐姐、和张秀芬亲如姐妹的吴红梅站在身后,不折不扣的支持他。

她专门给弟弟请个女护工回来,40多岁,在县医院做过多年护工,有经验。吴红梅说,女人照顾女人方便些。

吴洪安也通过各种途径,查阅了大量关于植物人的营养、护理、康复等资料,慢慢地总结出了一套护理经验。

有时,护工家里有事要耽搁好几天。遇到每月休假两天,吴洪安就自个照顾张秀芬。尽管大小便失禁,但是,在吴洪安细心呵护下,张秀芬全身同样没有一丝异味,也从没发生过一次褥疮。

女儿刘蓓离学校不远,她几乎每天都会来吴叔叔车城来,帮妈妈揉揉,擦洗身子,不停的喊妈妈。

从读初中开始,只要她看到无亲无故的吴叔叔细心照顾着自己妈妈,蓓蓓每次都会感动的哭起来。

外人总以为是吴叔叔害了妈妈,害了她一家。蓓蓓知道是妈妈不小心出的意外,和吴叔叔无关。要不是买饲料回家也不会出事。

她听姑妈和红梅阿姨说过,吴叔叔出钱帮家里建超市,还给了爸爸五万块钱。每学期自己的费用吴叔叔出了不少,每次学校开家长会,她都叫吴叔叔去代开。

吴洪安也把蓓蓓视为己出。因为张秀芬和刘四的离婚协议上,白纸黑字说的很清楚,女儿的一切费用刘华云一概不照。张秀芬要不出意外,他们已结为夫妻了。既然这样,蓓蓓的事就是他的事。

蓓蓓对吴洪安说,她高中毕业后就回来不读书了,也不请护工了,由她和吴叔叔一起照顾妈妈。

吴洪安说,一个17岁的女孩子能做什么。他要蓓蓓读完大学毕业,然后回车城帮他打理生意。

吴洪安儿子比蓓蓓小两岁。他们父子情深。和亚红离婚后,儿子会经常来车城玩,吴洪安有空也去眉州看他,带他到处玩。

一晃五年过去了,张秀芬没有醒过来。吴洪安像照顾婴儿一样地悉心照顾着她。每天一有空,他就在张秀芬床前和她说说话,给她揉揉、擦擦,按摩按摩,特别用劲揉捏足底穴位,期盼奇迹能够出现。

蓓蓓去成都读大学了。每个周末她都要回来,一回来她就给吴叔叔说梦见妈妈好了,还到成都去看她呢。

吴洪安说,会的,只要我们用爱呵护着她,就一定会有醒过来、站起来的那一天。

蓓蓓长大了。17岁的女孩如出水的芙蓉,水灵灵的。

每次回来,看到吴叔叔无微不至的照顾妈妈,她心里发痛。

已经懂事的蓓蓓想,这些年来,作为一个大男人没有女人,吴叔叔怎么过来的呀。

看到妈妈发体了,整天迷糊着,吴叔叔无怨无悔,从没听他一句埋怨。

突然,刘蓓对吴洪安产生了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