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3
頭婚丈夫二婚妻,閃婚之後卻拔刀相向,妻子:太髒了,熏得睡不著

李政(化名)說自己今年29歲,家裡有一個母親和一個哥哥,三個月前他組建了自己的小家,但是婚後的生活並不幸福,就在半個月前,妻子趙玲(化名)跟他提出了要離婚,並且為了離婚妻子還打傷了他。李政說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基本上每次起爭執妻子都會動手。

李政的話讓調解員很是不解,這結婚還沒三個月,正是新婚燕爾,蜜裡調油的時候,那麼李政的妻子為什麼會提出要離婚呢?李政說:「就是還想繼續過下去,因為我不想剛結婚就來這一步。」

看的出來,對於現在的狀況李政很是苦惱,那麼妻子趙玲心中到底有著什麼樣的心結,以至於對她們的婚姻如此失望呢?調解員決定去找趙玲了解一下情況。就在調解員去李政家的路上,調解員遇見了李政的母親春燕(化名),那麼對於兒媳婦趙玲她又有著什麼樣的評價呢?春燕說趙玲並不是一個蠻橫不講理的人,他們剛結婚的時候兒媳婦對自己還是很孝順的,所以在她得知小倆口鬧矛盾要離婚的時候她也沒少在中間勸說,但是結果確讓她很是失望。

打開百度App,看更多圖片

春燕:「她跟我兒子打架,也跟我說過,媽,她把我身上咬爛了,我說別吭,前天晚上她把我兒子手臂上扎了個大窟窿,我心疼不心疼?我心疼啊,我實在是心疼呀。

調解員:「你還是沒說媳婦一個不字?」

春燕:「沒有,心裡我也恨這個孩子,不管是她的對還是不對,我都說我兒子不對,我都說我媳婦好,咱娶個媳婦不容易,花這十幾萬不容易。」

調解員認為春燕的出發點是好的,但她的這種做法不能化解矛盾,只能讓矛盾越積越深,但是話又說回來作為妻子的趙琳又是因為什麼對丈夫李政如此的不滿呢?

趙玲解釋道之所以會這麼生氣,是因為丈夫李政不經過自己同意就拿了她的東西,一氣之下才會傷了丈夫,傷了之後她也非常後悔。但是對於妻子的說法李政並不認同,李政強調自己當時並沒有跟妻子置氣,只是想用一下趙玲屋裡的一把小刀,沒想到妻子的反應會那麼激烈。

趙琳:「因為我可寶貝我那個刀了,跟我多少年了,我從單身小姑娘的時候就一直帶著,走夜路怕不安全,我自己都捨不得用,除非開個水果,弄個什麼用用,吵起來我去打他,他拽著我的脖子把我扔床上,我惱了,把我磕疼了。」

李政:「這不是解決矛盾呢,我的意思是把她叫過來跟她說,她不理我。」

從兩個人的話語中調解員聽得出來這本身不是一件太大的事情,但是雙方對於這件事情的處理都不夠冷靜,缺乏溝通,正是這樣的做法才導致矛盾的升級,調解員希望李政能夠明白夫妻生活當中需要相互尊重,遇到事情要冷靜的和對方溝通,採取恰當的方式來解決問題,同時作為妻子的趙玲能夠明白她的行為也不正確。

面對調解員的勸解,趙玲表示自己的行為確實有些過激,但同時她也說之所以要和丈夫李政離婚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對自己控制太嚴了,這讓她無法忍受,那麼事實真的如此嗎?

對於趙玲的指責,李政和他的母親都不認同,他們表示並沒有禁錮趙玲的活動,。對此趙玲有自己的說法,她說:「一天到晚他都不去上班,我想跟我的同事或以前的閨蜜開個視頻訴苦連這都沒有時間,沒有空間,我說李政我想出去逛逛,從結婚到現在一直穿的都是單鞋,我想去買雙棉鞋,剪個頭髮,我跟他說罷了,人家連班都不去上了,可在這一片找我,其實我是去散散心的,買東西不買東西是次要的,我就想一個人出去走走理理這些事,我退一步他進一步,他就是給我這種感覺。」

趙玲哭訴說丈夫李政完全不允許自己有私人空間,自己的任何行為任何想法他都想要知道,這樣的做法讓她無非適應。聽到妻子這麼說,一旁的李政趕緊解釋起來:「只不過是剛結完婚,啥心思都在她身上,想多陪陪她。」

雖然李政一再解釋自己這樣做只是出於對妻子的愛,想多陪陪妻子,但是調解員認為他的這種行為已經對妻子造成了傷害,調解員希望李政可以明白愛也要講究方法,過度的關心只會傷害到對方同是也會傷害到自己,特別是她的妻子趙玲曾今經歷過一次失敗的婚姻,所以他更應該把握好分寸。

聽完調解員的話,李政表示以後不會這樣做了,會給妻子一定的空間,尊重妻子的隱私那麼對於丈夫的改變可李政的表態並沒有得到妻子趙玲的諒解,她反而向調解員說出了自己心裡的另一個心結,趙玲說:「因為他毛病太多了,他睡覺發癔症,還說夢話,打呼嚕,還口臭,他口臭我不讓他進屋,他就說我嫌棄他,我說讓他刷牙乾淨點,他就跟我生氣,門一摔,一反鎖,就不搭理我,板著臉,我一天到晚我家那麼遠我嫁過來,我天天看著他臉色我能過嗎?」說起丈夫李政生活中的習慣趙玲很是不滿,最讓她無法接受的就是丈夫李政從不注意個人衛生,這就是為什麼剛結婚就要跟丈夫分房而睡的原因。

聽著妻子趙玲這麼說,一旁的丈夫李政就反駁起來:「我幹完活,吃完飯我就洗澡。」李政一再強調,自從妻子讓他注意個人衛生之後他就已經做出了改變,而妻子所說的這件事情只是個例,聽到李政這麼說調解員也說出了自己的見解:「她這麼說你對不對?大家上這麼多男的她為什麼不去說偏偏說你?她是不是希望你去改變,你也有你自己的脾氣,當你忍不住的時候,你本身也不是很愛笑的男人,你是不是撅著嘴的那樣子,她也受不了?」

李政:「不是說不改呀姐我也沒有不改呀。」

趙玲:「我知道你們來是啥意思,我真的是思想跟他過不到一塊。」

李政的態度一下惹惱了趙玲,看到這種情況調解員又對趙玲進行了勸說:「那句話咋說,你是一個很驕傲的女生,因為失敗的婚姻,讓你驕傲不起來了,你們倆在一個平行線,你們倆交叉不了,如果不是這種失敗,你永遠都不會多看他一眼,命運就這樣安排他成為你的老公,你成為他的妻子,你現在打心眼裡就沒有給自己太大的空間去跟他磨合磨合再給他一次機會,所以你想到的就是離婚,你覺得離婚就是唯一的解脫,可是離婚你真的解脫不了。」

面對調解員的勸說,趙玲只是低頭不語,這讓調解員很是苦惱,兩個生活觀念生活習慣完全不同的人當初為什麼要走進婚姻的殿堂呢?調解員:「你跟妻子是怎麼認識的?」李政:「通過媒人介紹。」調解員:「當時你們了解了多長時間就結婚了?」李政:「一個多月吧。」調解員:「你這叫閃婚吧,那為什麼匆匆忙忙在一個月就結婚,你會把人了解清楚嗎?」

直到現在調解員總算弄明白了這個家矛盾存在的真正原因,調解員希望兩個人可以包容對方,為對方做出改變,聽完調解員勸說李政又來到妻子跟前,跟妻子趙玲做出了保證:「我現在想說的就是,你說啥我都改。」

丈夫的態度和保證並沒有讓趙玲改變態度,她依然堅持自己的想法要跟丈夫離婚,看到兒媳婦趙玲始終不願意給兒子李政機會,趙玲的婆婆趕緊向前勸說:「李政有什麼不對你給他機會讓他改變。」

趙玲:「給他的機會多了,人家不知道咱娘倆不知道嗎?我是一天也不想跟他過了。」最終,兩人還是協議離婚了。

婚姻是什麼?通俗的來說就是兩個曾經不相干的陌生人牽手走到了一起,在這個過程當中選擇走進婚姻殿堂的那一刻一定要慎重,有對彼此有一個充分的了解,否則閃婚帶來的代價有時候我們可以承受,有的時候真的承受不起,所以婚姻不是一時衝動就可以給我們帶來幸福的。